·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多彩播报  新闻  评论  专题  策划  宽频  名博  社区  权威发布  社情民意  文化  教育  旅游  公益  健康  娱乐  图片  企业  工业  电商  黔茶  金融  汽车  国内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 :多彩贵州网贵州公益 > 公益新闻 正文  
甘肃岷县组织乡村干部对外出乞讨者进行劝返
2015-08-13 14:54  来源: 北京青年报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分享到:

  地震后当地村民翻盖的新房

  岷县一些村庄如今路边已多是新建楼房

  本报8月12日关于“暑假乞丐”的报道

  药材行情差没有一技之长外出乞讨自称无奈问题引起当地政府重视

  回到家乡的“暑假乞丐”

  人多地少药材行情差没有一技之长外出乞讨自称无奈问题引起当地政府重视

  暑期以来,北京地铁突然出现众多“候鸟式”乞丐,行乞时间固定为暑假期间,7月来京,9月前离京,通常为外地年轻女性和孩子行乞。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暑假乞丐”多数来自甘肃岷县,基本都是父母带着正在上学的孩子乞讨,孩子开学前即返回老家。昨日本报对此现象进行了报道。

  近日,北青报记者赴甘肃岷县,在小寨、大寨、白塔村等多个村庄走访,没有一技之长、挣钱门路匮乏,外出乞讨依然是生活在这里的一部分人的无奈之举。北青报记者在这里,遇到了结束北京乞讨生活回乡的王霞(化名)。

  盖新房欠下十几万债

  在北京乞讨了30多天后,眼看孩子就要开学了,来自甘肃岷县小山村的王霞(化名)带着孩子们回了老家。

  这30多天的乞讨生活,让王霞感觉有点不划算,去掉来回路费,她并没有要到多少钱,“没想到现在乞讨也这么费劲,乞讨的人太多了,全国各地都有,城里的人不愿意给,这一趟我就要了不到1000块钱。”

  王霞盘算着,等冬天到了,孩子们放寒假了,再带着儿女去北京碰碰运气。

  王霞的家在山上,到了村口还要再走大概5里多山路才能到她家。房子是一座崭新的两层小楼,这样的小楼,这个村子里还有很多,“都是地震后新盖的。”一位村民说。

  见到王霞的时候,她正一个人在房子里全神贯注地打扫卫生。房间不大,摆设也简单,两张沙发,几把椅子,一个小组合柜,家里唯一的家用电器是一台彩电。她拿着一块抹布,慢慢地将所有家具擦拭一遍,然后才坐下来。没多久,看到外面吹进来灰尘,她又赶紧起身拿起笤帚打扫干净,又重新坐下。

  2013年7月,甘肃定西市岷县、漳县交界发生地震,地震损坏当地房屋7万多间。王霞家原来的房子也在地震中受损严重,没法再住,只能重新盖。地震之后的重建工作中,当地政府跟他们说只要翻盖的房子是两层的,就提供4万元补助。

  看到有4万块钱,王霞一家便咬牙借钱盖起了一座两层的小楼,“当时盖这个房子总共花了12万多,政府先给了3万,还有1万要等到房子彻底盖好了才给,我们从别人那里借了不到10万块钱,利息3分多。”王霞算着账,虽然当时觉得利息有点高,想着全家一起努力挣钱,相信肯定能还上。

  但等房子盖好之后,丈夫却突然因病去世。为了给丈夫治病,万般无奈之下,家人又借了一些钱。王霞反复计算着,算上给丈夫治病的钱,家里总共欠下了十三四万的债务。

  王霞说,如果不是两年前那场地震,她的生活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至少不会选择去盖新房,也不会因此去借这么多钱,“这种事一点办法也没有,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地震呢。这里不少人也跟我们家情况差不多,因为盖房子欠了钱,日子不好过。”

  王霞的话得到村民的印证,村民们说地震对村子影响特别大,很多房子都受损了,他们都想得到政府提供的4万,所以不少人都借钱盖房。

  这笔十几万的债务让王霞寝食难安。她说只要一想到欠了这么多钱,每天晚上就愁得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想怎么才能尽快把这笔钱还上,每天早上一睁开眼,想的也是欠那么多钱要什么时候才能还完。说起欠钱的事,王霞总会不由自主地苦笑:“我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日子实在太难了。”

  寒暑假她会带着俩孩子外地乞讨

  从北京回到老家之后,王霞并没有闲下来。每天早上她早早地起来,收拾家务,给家中的老人和孩子做饭,之后去自家的地里去干农活,“每天都特别忙,感觉有很多事情要做,一件都不能落下。”

  王霞有两个孩子,14岁的女儿柳英(化名)现在已经不上学了,儿子还在上小学。回到家之后,除了干农活,王霞的心思全部放在了照顾两个孩子身上。她说今年放寒暑假的时候,她会带着两个孩子去外地乞讨,“平时孩子要上学,这次回来就是因为孩子快要开学了,得回来准备一下。”

  正在说话间,柳英从外面回来,看到有陌生人,变得有些害羞,小心翼翼地坐到沙发上,一动不动地听着妈妈讲话。听妈妈提到“上学”的话题,她低下了头,“我想要去上学,我喜欢笔和连环画。”

  对女儿的退学,王霞说她一直非常愧疚,她一直嘟囔着:“没有办法。”她总是在算账,女儿的学业也是一笔账:要到镇上读初中的话,每年教材费、住宿费、饭钱这些全加起来大概需要4000块钱。再加上儿子还要上学,算来算去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丈夫没了,家里能挣钱的顶梁柱也没了。公婆都是地道的庄稼人,除了种地家里没有别的收入。

  “去外地乞讨我也知道丢人,可我没办法啊,不乞讨我也没有别的挣钱门路。我文化水平不高,也没学过什么手艺,出去打工很难找到一份能挣钱的工作,还要照看孩子,只能干这个了。”

  王霞说等到两个孩子再大一点,就不会再去乞讨了,她想出去打工。如果女儿到时候不上学,就带着女儿一起去,“能站着挣钱谁愿意跪着呢?”

  跟王霞同村的王强(化名)也在北京乞讨,这两天刚刚回家。他家的房子也是一座两层的崭新小楼,房里王刚的两个孩子正在床上玩耍,“爸爸跟妈妈大清早就去县里了,我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村民们说,王强的妻子心脏不好,干不了重活,王强既要忙着挣钱,又要照顾妻子和孩子,“一个大男人拉下脸去讨要挺不容易的。”

  当归行情不好躲债外出乞讨

  每当说到钱这个话题,王霞总会长叹一声。盖房欠下的债,孩子的学费、每月要还的利息、全家人的吃喝,全都是钱,她对未来乐观不起来。

  岷县在甘肃是非常有名气的药材种植县,岷县县城里就有一座“中国当归城”,每天早上,当归城内人头攒动,各个乡镇的药农大多来此交易。受历史影响,岷县全县各个村庄的农民几乎家家都会种当归、黄芪、党参等中药材,村民们说,岷县种植药材“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

  跟其他农民一样,王霞家也种了一点药材,是一家主要的经济来源。但这并没有给王霞家带来更多的收入,她家的地很少。整个岷县人多地少,“每个人平均下来也就六七分地”。

  除了种植的数量少,当归的价格不稳也让王霞发愁。

  王霞又开始算账,往年行情好的时候,一斤当归能卖到三四十元,算上家人打工挣的钱,除去还贷款还能凑合生活。今年行情不好,看到种当归能挣钱,很多地方都争着种,“今年每斤当归才能卖到十多块钱”,她算了一下,即使她把今年的当归全卖了,去掉各种成本最后手里最多剩4000多元钱,“这点钱要用来还贷款,家里人吃牲口嚼的,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这次刚回家,债主便催上门来,王霞说,最后是看到自己生病了,债主才走,“去北京乞讨也想躲躲债,不然他们总逼我还钱。”

  村民说,因为药材更值钱,岷县当地人已经很少种粮食了,有地的都争着种上当归等中药。回家之后,王霞有空就下地干活,干活的时候也没耽误算账:“等秋天的时候收了当归去卖了,然后买粮食、还贷款,还要把平时生病吃药花的钱给人家结了。”

  在地里“伺候”药材的王霞说自己有点迷茫,“现在孩子太小,我种地、乞讨,有没有别的门路?这日子只能这么过吗?”

  几名村民在路口乘凉闲聊,他们说以前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外地打工,内蒙古、新疆都去,打工挣来的钱对家里很重要。这两年工不好打了,在外面挣不到钱,只能先回到家里待着,平时打理一下地里的药材,“等今年的当归收了我们再出去,看看能不能找点活干。”

  对于村子里到底有多少人跟她一样选择外出乞讨,王霞的回答是:不多。

  延展

  甘肃岷县组织乡村干部对外出乞讨者进行劝返

  岷县隶属甘肃定西市,位于甘肃省南部,2014年岷县是全国521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根据人民网的报道,去年,岷县全县28个贫困村实现整体脱贫,减少贫困人口3.49万人。

  近些年来,根据各地媒体的报道,在全国多个城市都出现了“职业乞丐”,根据当地部门的统计,他们多来自岷县。在由媒体拼接的图景里,这些乞丐夏天去北方、冬天去南方,在北京、青岛、南京等东部城市迁徙乞讨。

  目前岷县到底有多少人在外地乞讨,北青报记者还得不出精确数据。但根据媒体报道,2007年,每年被从全国各地送到天水的岷县籍乞讨者约500人,不少乞讨者被送到家中,经常会再去乞讨或者离家流浪。此前当地政府已多次对外出乞讨人员进行劝返。

  近日,随着媒体再次报道北京地铁乞丐多为甘肃岷县,这个问题再次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据媒体报道,目前岷县县委、县政府正在组织乡村干部和其亲戚朋友积极联系,对外出乞讨人员进行劝返。

  在岷县下辖的村子中,小寨村一度被称为“中国第一乞丐村”。药材行情的不确定,使得村民只能“看天吃饭”,因地震后翻盖新房不少村民又欠下债务,为了保证正常的生活,村里人不得不选择外出务工挣钱。但在一些沿途村子村民的眼中,小寨村现在却是一个“富裕村”。

  进入小寨村,可以看到这个村子并不大,从河边的平地弯弯曲曲地向上延伸,有三四公里长。村子中有一条主干道,路两边多是新盖的两层小楼,小商店、集市、饭店、药店等一应俱全,沿着主干道一直向上,路两边的半山腰上零星地分布着一些破旧的小平房。“楼全是地震后盖起来的,村子里大概有不到300户人家,大部分姓方和李。”村民说。

  对于村子里现在还有多少人像以前那样外出乞讨,村民们似乎并不愿意去谈论这个话题,因为他们觉得“讨要很丢人”。

  村民刘伟(化名)说,跟以前相比,现在生活确实好了很多。现在村子里的男人不少都去新疆和内蒙古打工,“干什么的都有”。现在仍然有一些女人会在夏天的时候去外地讨要,“讨要的人很少了,现在不好要,比如我要是在外地碰见你管你要你给吗?”

  对于被外界称为“乞丐村”,刘伟说他觉得很不公平,他认为村里人总共不到300多户,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人外出乞讨,“很多都是别的村子的人冒充我们这里,他们觉得反正我们村被叫乞丐村了,只要有人问就说是我们村的。”北青报记者曾经在北京遇到过一名姓何的乞讨者,她说自己是小寨村的,但北青报记者在小寨村向多名村民询问,但村民称这人绝对不是小寨村的,“村里就没有姓何的”。

  村民们说,他们也知道在附近村子人眼里,他们现在是“富裕村”,“但那只是表面上的,他们只看到我们村盖起了新楼,没看到盖这个楼把我们的钱都掏空了。”据村民们介绍,盖上新楼政府能补贴4万,不少村民为了盖楼都到处借钱,“楼盖上了,欠了一身债”。

  在村民方旺(化名)的家中,他说自己的亲戚就在北京乞讨,“趁着暑假带着孩子去的”,男人留在家中打工。对于外出乞讨,他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盖楼欠下了钱,孩子要上学,都要花钱。为了挣钱,男人女人都要外出打工。方旺等他家孙女上初中了,他老伴也要外出乞讨,“年纪大了不乞讨能干什么?”

作者:  编辑: 吴思晶  
分享到:
返回频道首页
相关阅读
 
 
每日推荐
百万公众网络学习 茅台有奖征文
·[娱乐] 赵雅芝与大4岁斯琴高娃合影曝光
·[健康] 哺乳室应当成为公共场所标配
·[教育] 盲目增高 男童没长高反而性早熟
·[黔茶] 有机茶园害虫生物防治原理
·[财经] 网游行业月薪7501元居榜首
·[视频] 巴基斯坦270名儿童遭性侵并录像
·[文化] 超乎你想象,三国张飞是美男子?
专题策划
【本网策划】走遍中国之《多彩贵州》
【本网策划】暑期电影撕X猴子赢
【本网策划】最全贵州招聘信息
【本网策划】导师周杰伦情史回顾
·【专题】第八届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周
·【本网策划】2015颜值爆表电视剧盘点
·【专题】快围观什么是海龙囤?
·【专题】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亚鲁王
·【策划】股市震荡,股民如何投资
·【专题】暑热三伏天 身体要防“火”
·【专题】高考志愿听听师哥师姐怎么说
·【专题】贵州非遗库之苗绣
·【专题】贵州非遗库之瑶族药浴
视频新闻
直击天津滨海新区爆炸瞬间
女记者直播中遭路人强吻
环保局长酒后大闹宾馆
足疗理发店里暗藏特殊服务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